首页 |狗万 提现完成 |狗万邮箱 |狗万不能转入 | 两学一做 | 会员风采 | 社团活动 | 女工工作 | 服务窗口

?
这位尊敬的澳大利亚老人已经年过八旬。他的第二次婚姻终于“成功”了—他的第二次婚姻到目前已经持续将近四十年。也许他的婚姻智慧是我们每一对夫妻,尤其是每一对吵架夫妻,都应该学习的。
  仅仅有爱还不够。要使我们的婚姻持久而繁盛,我们还需要亲密的感觉。使夫妻关系稳定、持久和牢固的基石,是男女之间的亲密之情。我们希望感受到所爱的人对我们的宽容、亲密和爱意,希望感受到爱人对自己的需要、关心和珍惜。我们需要感受到,对于我们的爱人而言,我们是特别的。
  人和人的接触不免会产生摩擦,在婚姻关系中,夫妻的亲密感觉也常常需要经受这样的考验。始终都是这样!如果夫妻关系不和,夫妻之间的亲密感觉就会逐渐消失。如果亲密感是将夫妻粘在一起的胶水,那么愤怒和沮丧的情绪则能够将夫妻分开。
  婚姻中的亲密感并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通常情况下,亲密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一点点地流失。当然,也有这样的情况,就是忽然发生的某件事情完全夺去了夫妻间的亲密感。譬如,如果我们被对方以某种极端的方式出卖时,亲密感就会荡然无存。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亲密感的消失并不会这么突然。
  在吵架夫妻的婚姻中,亲密感是慢慢地被侵蚀掉的。当我们爱上某个人的时候,我们不会在某个早上醒来后就发现爱意忽然消失了。相反地,婚姻不和睦的夫妻之间的亲密感的流逝常常是在不经意间逐渐发生的。因此,吵架夫妻常常注意不到这一点,也认识不到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正在逐渐逝去。这个过程常常非常缓慢,以至于夫妻双方根本没有加以重视—直到一切都太晚了的时候。
  艾丽森和史蒂夫就是一对没有注意到亲密感逝去的吵架夫妻—直到一切都太晚了的时候,甚至连婚姻辅导专家也无能为力了。当艾丽森和她的丈夫史蒂夫一同来到我的办公室时,她后悔地对丈夫说:
  “对不起,史蒂夫。我知道我们早就应该来找婚姻辅导专家了。我知道我有些问题,也知道我应该改变些什么。我知道你没法忍受我的尖叫,受不了我心烦时乱发脾气乱骂人。”
  “对不起,对不起。”艾丽森绝望地抽泣着。
  当艾丽森坦白陈述自己的问题时,史蒂夫却无动于衷。他没有做出任何安抚她的动作。然而,史蒂夫看起来并不是冷漠或者是没有爱心的人。相反,他只是看起来非常疲惫,仿佛没有力量再为艾丽森做任何事情了。
  在我们第一次会面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艾丽森在絮絮叨叨地说她的脾气如何总是失控。在会面结束前,艾丽森给自己布置了一个任务—“解决好我的问题”。他们同意下一次一起来接受辅导。
  但是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们。
  很遗憾,我所担心的事情成为了现实。也许史蒂夫不再在意他们的关系能否被改善了;也许在他的身上,亲密感已经消失殆尽;也许是艾丽森的极力坚持才让史蒂夫来了一趟。可是,如果夫妻间的亲密感已经没有了的话,那么改善夫妻关系就不再有意义。只要彼此之间还存有一丝的亲密感,夫妻关系就有改善的希望。
  艾丽森和史蒂夫的问题同样也可能发生在其他人的身上。当他们注意到夫妻之间的问题时,问题已经很尖锐了,而且往往已经不可扭转了。这时,他们不仅仅是一对吵架夫妻,而且婚姻也已经濒临死亡。而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在婚姻走向死亡之前,我们有很多机会可以来挽救婚姻。关键是,我们要在亲密关系开始消失时就给予高度注意。
  记住,所有形式的吵架都会侵蚀掉亲密感,无论是公开地吵架(表达型或挑衅型),还是隐蔽地吵架(逃避型、转移型、象征型或压抑型)。有时候,婚姻在憎恨中走向死亡(例如表达型吵架夫妻),或是在无声的呜咽中走向死亡(例如压抑型吵架夫妻)。但是,如果我们在一开始就加以注意的话,就完全可以避免我们的婚姻走进死胡同。
  以下将要向你介绍的是十个最常见的婚姻预警信号。这些信号表示,你与伴侣的亲密关系正在消退。
“他不再送花给我了”,这是否意味着爱的表示开始消失?
  玛丽,一位年轻的作家,常常描述她从丈夫托尼那里经常收到的“礼物”:
  “当我在电脑前工作到很晚的时候,托尼在睡觉以前总会去厨房,在面包片上放上些鸡肉,抹上蛋黄酱,然后端着这么一份夜宵来到我的工作室。当然,我自己也能很容易地做这么一份夜宵,但是从他手里做出来的似乎总是要好吃一些!”
  我们总是希望能够从伴侣那里得到一些爱的表示。如果你开始对示爱不感兴趣了,如果你们之间爱意的表示越来越少、越来越不频繁了,那么这可能就是亲密感逝去的征兆。当你们进入了不良婚姻关系的恶性循环之后,你们互相帮助的意愿和兴趣就会降低,你们为对方做的“特别”的事情就会减少。愤怒的早期表现—无私的爱的奉献开始减少。
  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奉献精神正在逐渐减少或是早已经失去,这本身就能说明你的婚姻可能在某个方面出现了问题。表面上看起来,我们并不是故意要停止我们的奉献:
  “我知道塞什喜欢喝我们办公室旁边的小店里卖的摩卡咖啡,但是我在吃午饭的时候总是忘记去买。”
  有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有很好的借口让自己不向伴侣表达爱意:
  “哦,是啊,我知道我以前总是在回来的路上给凯西带份报纸的,但是我现在真的是没有时间。”
  或者,你觉得这是故意的而且觉得很可惜:
  “米莉以前从来不介意我去看公牛队的比赛。去年她有一次还带回来两张票,给了我一个惊喜。但是现在,我要是想看比赛,就好像得求她似的。”
  无论不再表达爱意是故意的还是看起来是无意的,无论是你忽略了(“我忘了我们的结婚纪念日”)还是故意的(“我经过了花店,但是我就是不想讨好她”),当你们不再宠爱、纵容和取悦对方的时候,当你们不再温柔而又细心地照顾对方的时候,很有可能,你们的亲密关系正在被逐渐侵蚀。
“他不在,我如释重负”,这是否意味着你们有必要分开一段时间?
  幸福的爱侣尊重对方的隐私。亲密的夫妇是不会介意分开一段时间的。有时候,“小别”的确“胜新婚”。然而,对于吵架夫妻来说,“分开一段时间”更多意味着解脱,而不是重新焕发热情。
  当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你是否觉得已经精疲力竭,觉得自己要是不再担负伴侣的责任该多好?这并不意味着你想终结你的婚姻,这只是表明婚姻生活已经成了你的一个负担,你希望紧张的生活能够暂停一下。
  也许在你们分开之后,你会觉得很放松,因为你们身上的“刺”暂时不能刺到对方了。如果当你一个人的时候,你觉得呼吸更加顺畅,感觉更加自由和轻松,并且希望这样的日子不要结束,你是不是会说“当他(或她)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更能做回我自己”?这种想法正泄漏了你心中的秘密。
  你会在什么时候,什么情景下有这样的感觉?也许你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出差。当晚上独自一人待在酒店时,你所感受到的放松远远大于一个人独处的孤独感。或者会是这样的情形:你的丈夫宣布他要出差了,而他一踏出房门,你就觉得如释重负,仿佛放假了一般。在办公室里加班是不是让你觉得放松,而不是懊丧?当他很晚回家的时候,你是不是假装已经睡着了?你是不是不再期待与家人一起度假,希望假期别那么长,希望他快点回去上班?如果你们感到分开的时候比在一起的时候更加放松,你们可能就正在步入吵架夫妻的行列。
  你们是否彼此不再那么欣赏对方?
  不久前的一个夏天,我在长岛的一家小商店的外面等人。在这个繁忙的周六下午,我看着一对对夫妇开车来到商店门口,停好车,漫步在路上享受着午后的阳光。几分钟内,两对四十来岁的夫妇开车来到了这里。
  第一辆车里,当妻子还在熄火引擎的时候,丈夫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走了出来。看起来他似乎也就是随便逛逛,但是他却独自踱开,让他的妻子去追他。
  在第二辆车里,还是妻子开车,丈夫也是先出来。但是他没有立即走开,而是等了一会儿。当他的妻子在人行道上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很亲热地吻了一下她,然后牵着她的手,一同在街上漫步。
  从这两对夫妇的身上,我看到了亲密关系的存在与否—幸福夫妻的身体接触要远远多于吵架夫妻。尽管夫妻不和的表现可能不尽相同,但是有一点却是一样的,即他们的身体接触肯定减少。爱侣之间的抚摸或拥抱,本身就是亲密关系的表现。而当夫妻间有了怨气的时候,他们通常就不愿再做出这些亲密的动作给伴侣带来愉悦。
  你在大部分时间是不是都觉得自己很暴躁?也许,当早上离家的时候,你们不再吻别了。或者也许你们还会吻别,但只是出于习惯,而不是出于吻别背后的爱意。是不是吻别已经变成了空洞敷衍的例行公事,而不是你从伴侣那里所得到的温暖的自然流露?或者,在每天结束时,你坐在床上读书,而他在看晚间节目,而以前你们却总是相拥而眠?
  你是不是在晚上的时候,总是“有事情做”,于是就不再和伴侣亲密温暖地度过?(“宝贝儿,我过一会儿就去睡觉”这种小小的慌话标志着婚姻中的不满情绪正在滋长。)或者,你原来总是喜欢在早上醒来的时候和爱侣缠绵一会儿,但现在你却急不可耐地要起床?你的晨练是不是代替了原来早晨的爱抚?
  你是不是不再给你的伴侣做“你最拿手的背部按摩”?你是不是已经想不起来你们上次拥抱对方是什么时候,你们上次手牵手地散步是什么时候了?
  当你不再为伴侣的身体感到心跳,一定要注意了,你们很可能正在成为一对吵架夫妻。
爱就是大方地、宽容地、聪明地说“对不起”,你是否觉得道歉很难?
  道歉和宽容是维护夫妻之间亲密关系的必要方式。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当我们在气头上的时候,我们很难说出“对不起”三个字。如果我们要道歉,或是要接受道歉,首先要排除彼此之间的敌意。不幸的是,当你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时,你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如果你不会说“对不起”,那么你的婚姻就有可能走向令人遗憾的困境。
  你们是不是不再相互对视?
  情侣间含情脉脉的对视是爱情文学中永恒的主题—这是很有道理的。
  科学研究表明,当人们遭遇爱情的时候,他们的瞳孔会放大,眼仁儿因此会变得更黑,让人禁不住地想要凝视。研究还表明,生气的人们根本不做目光交流!
  相互交换眼神,相互凝视,这些都是我们和爱人之间情感沟通的方式。如果你们不再做这样的交流,或者不愿意做这样的交流,那么很有可能意味着你和伴侣产生了不和。
  也许不再做目光交流是因为你们觉得这很愚蠢或者很虚伪,或是因为你们总是抽不出时间,或者总是没有合适的场景。
  如果这些无声的交流不再是你们爱的语言的一部分,那么很有可能你们的关系中已经潜藏着愤怒和沮丧。
  你的笑容是不是在减少?
  我认识这样一对夫妇,比尔和海伦。当你听见他们一起开怀大笑的时候—他们在一天之中经常会这样—你会觉得他们是两个极好的朋友。
  然而令人惊奇的是,比尔和海伦都已年过七旬,而他们结婚也快五十年了。我们做了十五年的邻居,而我天天都能听到他们的笑声。海伦和比尔肯定不是吵架夫妻。
  在吵架夫妻之间,笑声、快乐和欢愉总是处于紧缺的状态,失去活力的婚姻开始变得灰暗、无趣。
  莉迪娅开始认识到,她的幽默感在婚后降到了一个多么低的水平。她注意到了这一点,并且很不喜欢这样。莉迪娅说做就做,于是她和丈夫迪克一起参加了夫妻关系集体辅导项目。
  团体中的其他成员问他们俩为什么要来接受治疗,因为他们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大问题,莉迪娅解释道:
  “你知道吗,我和迪克就算是在最艰难的日子里,也从来没有停止过互相逗乐。但是最近,我觉得我们的婚姻成了‘光工作没娱乐’的类型。”
  “我觉得很不好。我希望我们俩能够再快活起来。”
  莉迪娅和迪克来进行婚姻辅导,并不是因为他们觉得痛苦或者不幸(他们没有等到愤怒积累到爆发出来再寻求解决方法),而是因为他们觉得婚姻缺少了原本应有的快乐。
  如果你陷入了愤怒的沼泽,那么你可能就不再能找回婚姻曾经给你带来的欢乐。也许你已经注意到,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不再那么有活力,不再那么有趣了。你们不再互相微笑,不再互相讲笑话,而你却在常常怀念你们过去曾经有过的美好时光,这些表明你们之间的爱意受到了侵蚀,婚姻中的不和谐音符出现了。
你们是不是不再交谈?
  一个关于夫妻沟通的研究显示了一个惊人的结果:很多吵架夫妻很少相互交谈!彼此之间的敌意夺去了原本应该奉献给爱人的时间。吵架夫妻之间“有意义”的交流已经只限于“该你倒垃圾了”之类的话语。当夫妻生气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少说话,夫妻之间的交流变得更加谨慎。
  此时,吵架夫妻之间的交谈更像是在不关痛痒地互相报告情况。他们可能不再分享彼此的秘密和恐惧。如果那种“我可以告诉他(或她)任何事情”的感觉没有了,也许不和谐的音符正慢慢进入你的婚姻生活。
  有时候,缺乏沟通会使情况变得更坏:夫妻之间仿佛被一种无聊的沉默所淹没。这种冷漠的安静是婚姻危机非常严重的信号。单方面的沉默也是信号之一,即当我们想倾诉的时候,却不想向我们的伴侣倾诉。
  通常的经验是,夫妻之间的话越少,他们之间的积怨就越深。
  你是不是开始否定曾经吸引你的东西了?
  幸福的夫妻并不认为对方是完美无瑕的。夫妻间的亲密感情在这其中起到了缓冲的作用:大家觉得对方的缺点是因为每个人的能力有限,而不是因为对方犯了什么错误。亲密感可以让夫妻接受伴侣的弱点、缺点和不完美的地方。幸福夫妻甚至还会将对方的缺点转化为财富(“我喜欢你的坏笑”、“秃头的男人很性感”等)。而吵架夫妻则会互相批判,互相挑剔。他们啰嗦、抱怨、相互指责,不再容忍伴侣的缺点。
  有趣的是,一旦夫妻不和,他们肯定就会开始相互挑错,似乎立场完全转变了。而夫妻双方所挑剔的东西,正是他们恋爱时认为对方最吸引自己的东西。
  安妮和她的丈夫正是一对吵架夫妻。在他们接受辅导的时候,同样跳不出这样的怪圈。
  “我成长于一个最普通、最为沉闷的中产阶级家庭。当我遇见罗伯托的时候,他就像是一股迎面而来的新鲜空气。他是那么吸引人。
  “可是,现在我却总是在抱怨,因为他没有办法融入我的家庭和我的朋友圈子。你能相信吗?为了要和他结婚,我和我妈妈大闹一场。可是现在我却在抱怨他太不合群、太与众不同了。”
  现在你来做个测试。你还记得他(或她)最先吸引你的是什么吗?现在你还觉得这些特质仍旧吸引着你吗?他(或她)身上的优点是不是已经变成了不足,吸引力已经变成了负担?如果你以前喜欢你的爱人是因为他(或她)总是很主动,而现在你是不是觉得他(或她)很独断专行了呢?他曾经以亲切、温柔的风度打动了你,而现在你是不是觉得他很乏味、没有男子气呢?你曾经喜欢她沉静的性情,而现在你是否总是抱怨她说得太少?
  夫妻间愤怒的信号没有比转变相互看法更明显的了。你们有没有在婚姻中转变自己的立场呢?
  你是否觉得自己从婚姻中得到的比付出的少呢?
  婚姻幸福的人会觉得婚姻是一笔让他们获益良多的“交易”,既有投入亦有收获。这种“结婚真好”的感觉时而会深深触动我们的心弦,尤其在危机四伏的时刻,我们更能意识到亲密感的美妙。
  我的朋友卡萝尔有一次去做乳房X射线检查。正当她做完了检查准备穿衣服的时候,医生走进来叫她先等会儿,因为还需要拍几张X照片。
  “那一刻我真的懵了。我开始想到一些吓人的事情—医生肯定是看到了什么不好的征兆,所以才要我再进一步检查一下。我一下子慌了。
  “我向医生请了个假,然后问这里有没有电话可以用。几分钟以后,我在电话里听见了我丈夫的声音。
  “接下来的半个钟头,我等待着与我的医生谈话,这简直是我一生中最难过的三十分钟。直到她告诉我没有问题—她开始看见的一些可疑东西完全是由于技术问题引起的—我仿佛看见生命的阳光又照耀到了我的身上。
  “我马上就打电话给我的丈夫,告诉他我没事儿了。
  “那天晚上,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已经筋疲力尽。当我终于放松下来的时候,我开始想像,如果没有我的丈夫,我的生活会成为什么样子。我感受最深的就是,我多么幸运,因为我结婚了。”
  当卡萝尔面临一次潜在的重大打击的时候,她明白了婚姻和丈夫对她来说是多么重要。在生命最黑暗的时刻,卡萝尔意识到了亲密关系给自己所带来的好处。
  然而最具有教益的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很难意识到婚姻带给我们的好处。而且,即便我们的婚姻充满了幸福、快乐和亲密感,大家也常常会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于是就不会特别珍惜。
  然而在吵架夫妻中,他们的感觉就很不同了:他们开始怀疑婚姻关系的维持是否还有价值。当他们某天运气不佳或是与伴侣关系恶化时,他们就会发现自己的头脑中总是会冒出这样的问题:“婚姻到底给了我什么?”只有吵架夫妻才会算计他们的婚姻到底价值几何。(我们只有对伴侣有怨气的时候,才会问自己这些问题。而当我们的怨气积累到一定程度时,我们就不再这样发问,转而暗暗对自己说“我结婚了,可是什么好处也没得到”或者“我觉得还是自己过好些”。)
  也许你觉得自己付出太多,却没有得到伴侣应有的重视。或者你发现自己常常忍不住想:“他近来为我做了些什么?”你的愤怒不断地积累,你也许会听见自己的抱怨:婚姻应该是给予和被给予,可是自己的情况却是“我奉献,他享受”。你可能觉得自己的婚姻是单行道,只有自己在付出。
  当这种不平衡状态出现的时候,夫妻关系就开始出现不和谐。“我再也受不了了,我不知道像这样下去还能坚持多长时间”,这正是怨气使夫妻关系脱离了平衡的轨道,逐渐蚕食掉婚姻中应有的活力和欢笑。
  如果你发现自己正处于这种状况—在你的感情平衡表上,你的伴侣出现了赤字,那么这很有可能就意味着怨气和敌意正在你的心中积累。
你是否伤害了你的伴侣?你是否没能保护好你的伴侣?
  当结婚的时候,我们并不期望和伴侣的想法总是一样。差别、异议、分歧在婚姻生活中随时可能发生。在我们的婚姻生活中,我们不一定事事都必须取得对方的同意。
  但是我们的确需要我们的伴侣成为我们的朋友和盟军。即便彼此的看法并不完全一致,我们也应该多为对方着想。
  当夫妻间有了怨气的时候,你就不会再觉得你和伴侣是坚固的同盟。当你觉得你的伴侣不再保护你的时候,这种转变就可能发生。如果他在受苦,你却觉得“那是他活该”,那么这就标志着你们的亲密关系已经受损。
  也许,你常常发现,当有人诽谤他或是说他坏话的时候,你却不再站在他的一边维护他。或者,你了解伴侣致命的弱点,却因此幸灾乐祸。你不再想为爱人提供一个安全的避风港—在那里他不用担心被人讥笑。当你对伴侣失望的时候,你也许不再同情他,比如,指出他的问题“都是他自己的错”。
  如果你们的婚姻不再是安全的天堂,不再为你遮风挡雨让你疗伤,使你重新鼓起勇气再回到现实世界中,那么很可能也很遗憾,你们的婚姻已经走上了不和谐的轨道。
建设性地表达愤怒与破坏性地表达愤怒
  无论亲密感以什么方式逝去,都标志着夫妻关系的恶化。不论你们是公开的不和,还是隐蔽的冷战,你都应该能够辨认出一些标志,从而知道有什么事情已经不太对劲了。但是亲密感被逐渐侵蚀并不是婚姻关系恶化的惟一表现。破坏性地表达愤怒无疑是一对吵架夫妻的典型特征。那么,建设性与破坏性的愤怒表达方式之间有什么区别呢?建设性地表达愤怒不会危及到亲密关系,它让人们表达自己负面的情绪,而不互相伤害,它可以帮助夫妻之间进行沟通和交流。通过建设性地表达愤怒,夫妻不仅能免受愤怒的破坏,而且会从中受益,因为其目标是打开夫妻之间沟通的大门,而不是关上它。
  破坏性地表达愤怒是对伴侣进行攻击。愤怒成了武器,而不是工具。它会将一对夫妇撕裂开来,而不是建立一种沟通的渠道。破坏性地表达愤怒可以伤害你的伴侣,其结果无疑就是伤心甚至是仇恨,而不是更深的相互了解,更多的感情投入。遗憾的是,绝大多数夫妻都把破坏性的愤怒表达方式当作是最普遍、最让人接受的方式,却没有意识到,正是这种表达方式破坏着夫妻间爱的基础。你是不是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呢?
文章摘自《不吵不成好夫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