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狗万 提现完成 |狗万邮箱 |狗万不能转入 | 两学一做 | 会员风采 | 社团活动 | 女工工作 | 服务窗口

作者:卞庆奎
  我以为网络能够治疗自己心中所有的伤痛,然而不能,恰恰相反,它使我的内心变得千疮百孔,无从收拾。我流下了一滴泪,悔恨、失落还是……
  我在网络上并没有真正爱上一个人,在这么多网友的怀抱里辗转过来,我没有一丝开
心……
  那段日子,虽然身处大学校园,心有旁骛的我却难得开心。刚刚结束一段三角恋情,让我觉得生活是那么的残酷与无奈,有种莫名的烦躁与空虚在我的心里涌动……曾经那么珍惜、那么爱我的人,一下子说没就没了,我有点无法接受。
  失恋让我有种放纵的冲动,但我不想伤害谁,只想麻醉自己。因为无聊,经常猫在网上的我开始网恋,而且不止一次。
  其实,网络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打发时间的工具,只是一个交友的媒介而已。它的最大的好处是可以让我暂时逃避现实,获得片刻的愉悦和快感。
  我和我的“网恋”对象,很少有较长时间的交往,如走马灯似的更换对象对我来说已是见怪不怪,不过是为了寻求新鲜刺激,何必当真呢!既然是游戏,那就没必要坚守从一而终的世俗规则。
  刚上网的时候,也许是因为我还比较傻,所以人家说见面,如果我觉得对“他”的感觉还可以,见面也方便的话,那就见吧!反正闲着也是无聊,为什么不呢?面对他人的请求,我通常会应约。
  第一次见网友,我还挺兴奋的,见了之后才觉得不过如此,有些失望,却又不大甘心。于是又连续见了七八个,都快麻木了,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我知道这不叫网恋。
  我一直以为真正的网恋,至少应该在网上聊个半年一年的,两人确立了“恋爱”的关系,然后决定见面或是不见,这才叫网恋。
  第一个真正算得上网恋对象的男人,是我和他在网上聊了很久之后,有一天当我们互相道出自己的地址时才蓦然发现,我们之间其实只隔着半小时的车程。他想约我见面,我欣然同意。不可否认,我对他是有一点好感的,他比我大十岁,而且我见过他的照片——虽说“其貌不扬”,但也别有一番男人味儿——高大强壮,眼神犀利。和他见面,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喜欢他”。
  见面那天,小雨绵绵,我们像熟人一样一起吃饭、看录像、打游戏,感觉还可以。其实真实的他比照片上更有男人味,对此我并不觉得失望,看得出来,他对我的印象也不错。
  第二次见面,他带我到他朋友家,我们一起做饭。在厨房里,他突然抱住我,强吻了我。不可否认,他的吻技的确不错,比我过去的男朋友强多了。
  可我那时候还很单纯,受不了他对自己那样,当时就哭了,虽然我喜欢他,但是我不喜欢被人强吻的感觉。
  算起来,他是第二个吻我的人。
  我不知道当时自己的哭泣,是因为被他强吻,还是因为觉得背叛了自己。我曾一直以为,自己的初恋男朋友会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吻我的人,然而,初恋的人背叛了我。眼前这个吻过我的人跟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有未来的,只是我们都在尽力回避,不愿意点破而已。
  后来,我的心里总觉得有些疙疙瘩瘩的,和他也再没见过面,我知道,对于他来说,我还只是一个孩子,那一年我十八岁。
  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以后,恋爱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开了闸的水一样哗哗流了下来,我也开始了所谓的“堕落”生活——在一年内交了N个男朋友。我觉得无所谓的,反正“惟一性”已经没有了,也就没有必要在乎了。
  我和他们出去逛街、牵手,接受他们的吻,偶尔会接受他们的爱抚,但是不和他们做爱,这是我的原则。现在想想,竟有些茫然,天知道日子究竟是怎么混过来的。
  半个月后,我见了第二个网友,他是个无业游民,偶尔做些小买卖维持生活。但我并不就此嫌弃他,他对我的确很体贴、很关心。
  我们俩见面后,又有了第二次见面,他让我做他的女朋友。我什么都没有说,其实当时我觉得自己好歹也是个大学生,怎么能跟他搅和在一起呢?但我不想伤害他的自尊,当时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他以为我默认了。
其实我知道,我并不喜欢他,答应他,只是因为无聊。
他吻我,我没有拒绝,也没有感觉,已经麻木了。此后很长时间,他成了我寂寥生活的补充品,没事的时候见见面,有事的时候各自分开,不提责任,不谈未来。他可能也知道,我是不会接受他这样的人过一辈子的。
  有一次,他带我到自己的家里玩,他一个人住,虽然只是一个三十平方米的小单间,但也自在。我笑着说这是他的“王国”,他是这块领地的主宰者。他笑称自己的地盘为“单身宿舍”,还调侃说:“如果你要是不嫌弃的话,过来住也行啊!”
  我可开不起那样的玩笑。
  那天我们俩玩得实在是太累了,我在他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梦中,忽然感觉有人在脱我的衣服。还好我尚存一息理智,当时就惊醒了。撑开眼睛发现他正趴在我的身上动作粗鲁地脱我的衣服……
  见他还没有停手,我厉声叫他“停”!他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我的话,仍在继续,我全力地推开他。那一刻,他惊呆了。我系好了上衣的扣子,冷冷地告诉他,我不陪他上床,我不是妓女,如果他想“发泄”去找“外卖”,大概两百元就够了。
  他大概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愣了一下,然后对我说了很多抱歉的话,承认自己错了,还把自己的行为解释为“动作太大了一些”。
  虽然心里在冷笑,但是我并没有刻意反驳。
  那以后,我们还是会再见面,就好像和以前一样。只是我觉得我越来越受不了他,他这人素质不高,尽想着吃我“豆腐”。我鄙夷这样的人,我不再和他牵手,不再和他亲吻。
  直到有一天和他分别时,他让我吻他,记得那天是圣诞节,我不想和他吵架,所以很顺从地吻了他,只是浅浅的一吻。
  随后,我逃似的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蹲在一个墙角干呕起来,好像要把胃里的东西全吐出来一样,可是那天我根本没有吃东西。
  此后,要准备期末考试了,我忙于复习,再也没有时间和他见面了,对他的印象越来越模糊。
  半个月后,我们见面,我对他提出分手,他悲伤地让我给出一个理由。
  我淡淡地回答:“其实有些事情是没有理由的。”难道我要告诉他实情: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很讨厌你的碰触,尤其是你的吻,让我恶心。
  过了年后,我已经十九岁了,但我的生活依旧是无序而混乱的。
  后来陆续又见了几个网友,但是只是网友,没有“爱情”。
  这段时间里,我有了一个真正的网恋对象——X,他老家在辽宁,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的高才生;而我就读的是名不见经传的扬州一所大学,我说自己很羡慕他,可他却说很羡慕我,想来是羡慕风景如画的扬州吧!
  我们没有见过面,只是在网上确立了关系。有一段时间,我们几乎天天打电话,每天甜言蜜语地说了一箩筐。我想,这才叫真正的网恋吧!
  我们不是不想见面,只是我家里管得比较严,虽然已是奔大二的人,但也不能随便到别的城市乱跑;而他正在准备考研,也没有过多的时间和精力,我们约定等考研结束后,他再过来找我。
  然而,世事难料,还没等到考研结束,我们就分开了。因为他又有了别的女朋友,也是网上认识的,但是他们可以在现实中见面。他说,等考研结束以后,一定会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让我等他。但是我忍受不了,所以干脆提出了分手。
  可是我知道,自己还爱他,我们的故事将断未断。扪心自问,X是我在网上爱得最深的人,其实我并不想失去他。
六月,我和朋友去网吧玩网络游戏的时候,认识了Y。他主动带我,让我在网上玩得倍加欢畅,那天我过得很开心。他突然提出要求,让我做他的女朋友,只是没有说他喜欢我。我没有答应,然后下了线。
  大约十天后,我们在网络游戏中又遇到了,他说,他等了我好久,天天都在网上等我,还问我为什么不来。
  “最近比较忙。”我为自己找了个“全球通用”的借口。
  “我这么想你,你说该怎么办呢?”
  “是么,那你想怎样?”
  “我想和你见面,可以么?”
  我犹豫片刻,最终没有拒绝,当时的犹豫不是在考虑见与不见,而是在想我最近到底能不能抽出时间。
  又是十天后,他找到了我,而我也顺利地成为了他的女朋友。我喜欢他,但是不爱他。我知道他也是这样。
  和他在一起,纯粹是需要有人陪,需要借助他的温暖忘记不快,获得片刻的欢娱。Y真的是个轻松幽默的人,和他在一起很快乐,不用想以后我们会怎么样。因为我和他同样清楚地知道,我们只是暂时的网络情人,不会长久的。
  我们没有承诺也没有约定,谁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他吻我,我也吻他,感觉很好,我也没有恶心的感觉。我可以接受他的爱抚,但是还是觉得心里不太舒服,有时也会逃避。
  有一点他很好,他从不强迫我,从不在我不愿意的时候强行吻我、爱抚我。他不和我做爱,因为他觉得我只是一个小女孩,还太小,在这方面不太适合他。后来,我听他说过,他以前有过一个“性伴侣”,他们只是单纯的“性伙伴”,然而那个女孩已经结婚了……
  我想,如果那时候他对我提出“做爱”的要求,我也不会同意的,我和他的感情还没发展到那种地步。
  在我和Y关系最好的时候,X考研结束后,突然来到了我所在的这座城市。他打电话让我到车站去接他,我感到有些惶恐,不知如何是好。鬼使神差的,我竟然带着Y去见他,跟他说我已经有了男朋友。结果,X伤心地望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可等X离开后,我却蹲在马路边儿上哭了。我知道,我从来就没有忘记过他,我的心里还爱着他……
  X的到来彻底搅乱了我的内心世界,我无法理清自己的感情世界。那些天,Y给我打过多次电话,可我很少接听,即使接了,也是不冷不热,三言两语就匆匆挂断。也许是因为我的刻意逃避,使自己和Y之间显得有些别扭,感情也越来越不好。我留信给Y,告诉他,我想自己静一静,出去走一走,不要找我。
  那时,暑假已经来临,我对家人谎称旅游,独自一人去了北京,其实是为了去找那个我爱的男孩。
  我和X又见面了,他很惊讶,也很高兴。我在他那里开心地度过了五天,有他陪我,有他的朋友陪我,我很高兴,这是我第一次独自离家。
  见面的第二天,他吻了我,我没有抗拒。我可以当着他朋友的面,在马路上和他接吻,不管路人怎么看我们。
可是我清楚地知道,虽然我爱他,但并不是因为爱他才这样做——这是一种放纵。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没有我的家人,我的所作所为,任何人都不会知道。我做的事情,只要自己高兴就可以了……
  而且这已经不是我的初吻,和谁吻,都没有什么关系了……
  原定第四天晚上坐火车回我居住的城市,可是由于买错了票,只能第五天晚上回家,X笑着说:这可真是人不留人天留人啊!我笑笑。
  这个计划之外的第五天,我和他出事了。
  第五天下午,我去了他家,他们家有两套房子,靠近学校的这套就他一个人住。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他家了,前几次,我们会在床上亲吻和爱抚,但是都没有走到最后一步。可是那天却什么都发生了。
  事后,他问我,是第一次吗?
  我说,是。
  其实我不是。我的第一次,在几年前,就给了我的第一任男朋友。只是我的第一次,没有“见红”。我的男朋友也没有说什么。
  后来,我觉得,反正我的第一次也没有“见红”,所以从一个角度来说,无论和谁发生关系,我都是可以和对方说“我是第一次”。因为我第一次的身体反应和第二次、第三次也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几年后的今天,我还是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我的第一次没有见红?
  我和X做爱,但并不快乐。
  他是第一次,行事有点大男子主义,凡事以自己为中心。而且他的生理有问题,所以注定他的第一次不会快乐……
  我在事前,已经为自己找好了借口,我告诉他,初中上体育课时,因为一次意外,我的
处女膜破掉了。
  虽然他反复问我,是不是真的?如果我不是处女,他也不会说什么。
  我很坚持地说,是真的!也许我想在他的心里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吧!
  那天他送我上火车,我们都哭了,但我们没有承诺下次见面。我知道,我不属于这个城市。虽然我喜欢这个城市,但是对我来说,这里是个度假的好地方,但是不适合我生活。我知道,我不属于他。
  我想得很清楚,自己和X差得太多,他是个纨绔少爷、花花公子,喜欢归喜欢,他跟我理想中的男朋友相差太远。
  回到家后,我在网上就和X吵了起来,因为他把我和他做爱的事情告诉他的朋友了,而他的朋友在网上用暧昧的口气不无揶揄地问我有没有这回事,我哑语了。他明明答应我,不对任何人说……我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不知道自己这样对女孩子不好吗?他说,这其实只是为了证明我和他的感情好。
  他又错了。我和他做爱,和感情无关,那是我压抑太久的一种放纵。我在家里是乖孩子,只是我的性格里也有叛逆的一面。我要顾及到父母,所以我的叛逆和放纵只能到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才能释放……
  再后来,我也没心情跟他继续生气,因为我忙着处理其他事情,而他一面开始了求职之路,我们的关系也就此疏远了。我们分开了……虽然我不甘心,却又并不强求。
  我最终知道,在我18岁以后交过的男朋友中,X虽然是特别的一个,但是他和别人一样,都没有得到我最真实的感情。
  我想我和X最后的做爱,只是为了做X的第一个女人,因为我知道我们不会长久,所以我要让他记得我!
  为了弥补空虚,很多人网恋,很多人会见面,至于做爱,有的人会。
  “做爱”,有时和真实的爱情无关,只是在寻找一种刺激或是体验放纵的感觉,或是一种因见面的激动和莫名的伤感所致……
  网恋吗?见面吗?做爱吗?这是许多人挂在嘴边的话,而我已经彻底地厌倦了。
  我以为网络能够治疗自己心中所有的伤痛,然而不能。恰恰相反,它使我的内心变得千疮百孔,无从收拾。我流下了一滴泪,悔恨、失落还是……
  我在网络上并没有真正爱上一个人,在这么多网友的怀抱里辗转过来,我的心中没有一丝开心……
  暗夜里,我静下心来细想,终于清醒地认识到:原来心中藏着的那个男孩依旧是已经走远了的第一任男朋友,蓦地,我只觉得自己的内心更空了。
  如今,在讲述这些往事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沉痛的。身为大三学生的我已经清醒地认识到,也许自己本不应该在网络上放纵身心,一时的放纵会造成终身的悔恨,我失去了当初的单纯,收获的又是什么呢?
  窗外落着小雨,此刻,我的心情很复杂。
  (后悔药)
  文章摘自《网络情缘》
?